皮皮小说网 > 历史小说 > 兴汉室
上一章 第六十八章丨闾里民生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六十章丨见困豫且

第五十九章丨其深次骨

作者:武陵年少时 更新时间:2018-08-19 03:12:38

“人之怨之,亦必次骨,以其掩人所不备也。”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【迩言】

赵温唯唯应下,他近来对皇帝委以的安排无不尽心,很快就成为皇帝手下继王斌、杨琦、士孙瑞之后的亲信臣子。他这么做除了听从兄长、前将军赵谦的吩咐要报复王允以外,还有为自己打算的意图。

这次张喜下狱,卫尉是一定会空出来的,加上皇帝一直有意整顿身边禁军,包括兵卫、郎卫。是以卫尉一职定会被皇帝安排亲信,并授予大权,这也是赵温一直努力的目标。

这时门外突然走进来一群人,服饰都做底层官吏打扮,为首一人年纪轻轻,头戴竹皮帽,眼睛里透着精明狡猾的神色。

他站在门边,往饼铺里扫视了一圈,在看到那一群护卫时,脸色突然一变,刚迈出去的脚立时就收了回来。还没看清那竹帘后头坐着的是什么人物,这年轻人就如见鬼似得退了出去。

他这一举动顿时把其他人惊住了,连忙跟着走了出来,有一人问道:“亭公怎么了?为何如此惊疑?可是看到什么了?”

“你还问我?里君,难道你就没注意到里面那些人穿的衣服么?”被称作亭公的年轻人像是被眼前人欺瞒,一脸怒意的质问道;“那是襦袴,是军中士卒骑马作战时穿的戎服,他们就算不是兵也是豪族的部曲。这种人我们碰都碰不得,而你却骗我说他们是一群不明身份的外来人,你是故意害我吗!”

两人口中的亭公、里君分别是亭长和里正的尊称,汉时十里一亭,号为乡亭。而大城里也有亭,设于城内,管理城区部分闾里的被称为“都亭”,设于城门的则称为“门亭”,均置亭长,权力与乡间亭长一样,负责治安警卫,调和民事。

这年轻人名唤王忠,扶风人,曾在扶风都尉手下的雍营中担任都伯。后来董卓撤销扶风都尉,将雍营收编,并安插亲信,把他清理了出去。他借着家里的关系,在长安城当了个交道亭长。

这交道亭在长安城西北,不仅管着孝里、北焕里等居民区,还管着长安九市中的交道亭市、交门市以及孝里市,可谓是位卑权重。

王忠平日里虽然喜欢占些商家便宜,但从未故意刁难过闾里的百姓,一来是这些百姓本就贫苦,刁难了也没好处、二来则是王忠心里尚存着一丝良知,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去搜刮他们。

平常的时候他更喜欢带着几个亭卒在交门市里闲逛,那里靠近渭桥,风景殊异,又聚集着很多顺渭水而来的商人在此售卖货物,是个捞油水的好去处。

可今天他正在市里逛得好好的,突然就被北焕里里正告知了一个消息,有一群来路不明的外人进了闾里!

亭长负责治安,里正要对闾里的所有生人进行监视和登记,稍有可疑就得押送官府处置。

对于辖区百姓的身家安全,王忠不得不谨慎对待,要知道这时候长安城北等远离未央宫与宣平里的地方几乎遍是贼寇,他仗着有几分武力,再加上有一帮同从军营里退下来的老兄弟们镇场,跟盗贼肆虐的城东北相比,城西北的治安还算好的。

所以一听到自己辖区里进了批外人,王忠下意识的就以为是流窜的盗贼,然而当他到现场一看,却发现情况跟里正说的完全不一样。

印象中的盗贼没见到,倒是看到了一群达官贵人,自己那么贸然的冲进去,也不知道有没有犯忌讳,如果影响到仕途,那可就得不偿失了。此刻他的心里又是惊惧不安,又是备受羞辱。

不管里正是不是有意在欺瞒他,自己这次丢了那么大脸,事后一定要让他好看!倘若不把他给收拾了,以后这七里三市的人会怎么笑话他?

“你们聚在这吵嚷什么?”从王忠身后传来了一个冷漠的声音,却是张辽注意到了这里的动静,故而派了兄长张泛前来打探。

王忠狠狠的剜了里正一眼,对张泛低声下气的说:“在下是交道亭长,听说诸位尊驾到访北焕里,于是特来一见。如果扰了尊驾的兴致,我等这就退去,还请勿怪。”

张泛狐疑的看了王忠一眼,就像是打量一个有刺探军情嫌疑的士兵。

王忠被他这眼神看的火起,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,一时间不好发作,那饼铺老板适时的跑了出来给王忠解围,微微喘着气,话语里带着惊讶:“原来是亭公!今天到底是遇到了什么喜事,好教亭公到小人的铺子里来了?”

“你认识他?”张泛对老板说道。

“是,他是咱们交道亭的亭长,平日里多赖亭公照顾,才得以使我们这些人少受盗贼之苦啊。”老板看出这其中恐怕有误会,出面为王忠辩解道。

张泛为人谨慎守成,此时也没了主意,沉吟道;“待我回去禀告,尔等先在此等着,不得擅离。”

王忠被这人蔑视的语气激得脸色涨红,只恨不得一拳把他打翻在地,对方再怎么样也不过是个护卫而已,居然敢欺负到自己这个亭长头上。他想起当初在雍营做都伯的时候,只有自己欺负别人,哪里轮到别人欺负自己?

身后的亭卒们也是群情激愤,他们以前跟随王忠在雍营里的时候,哪个不是什长、伍长?怎么受得了一个护卫的腌臜气?

“大兄,这人实在是放肆!”

里正突然插口道:“亭公,这人不过小小一护卫,居然敢对您不敬,要不要我等进去收拾了他们?我看他们人数不多,只要咱多找几个人,事后做成盗贼劫掠的……”

这话让所有人心头一动,都觉得这方法大为可行。那伙人衣着华贵,身上肯定带有不少财物,事情若是成了,必然有一大笔好处,大不了落草为寇,或者跑到别的地方去当兵谋生计,也好过在这里当个亭卒整天混日子。

众人都是蠢蠢欲动,有几个性急的都开始撸袖子了,看的饼铺老板在一旁又惊又惧,腿都吓软了。

“都噤声!”见身后的亭卒被里正几句话撩拨了起来,王忠心里恼恨,都这时候了,他如何不知里正这是打定主意要害他?一个看似寻常的护卫都是衣内着甲,这里面坐着的肯定不是什么普通的世族大家。而且那护卫个个精悍,显然是久经沙场的老兵,真起了冲突,自己绝对讨不了好。

王忠不能眼看着自己这些人往死路上走,连声喝止道:“这些人都是军中锐士,我们惹不起。诸位就算不为自己着想,难道你们就不想想自己家人吗?”

那些人知道自己刚才太过冲动,此时听了王忠的话之后都陷入了沉默,也不再提找回场子的事了。王忠见稳住了手下后,就想在人群中找里正,可这时哪还有里正的身影?王忠被人算计,气得满腔怒意无处发泄,心里更是隐隐觉得不妙。

他正想离开,没想到此时张泛去而复返,对王忠说道:“交道亭长,你遇到幸事了,我家公子要见你。”

王忠深吸了一口气,平复心境后,转身对手下抱了抱拳,然后跟着走进了饼铺。他没有进到竹帘后的雅间里去,只被带到竹帘前站着。

王忠不知道里面人的身份,既不跪,也不干站着,单是行了个军礼:“小的王忠,忝为交道亭长,不知帘内是哪家贵人,若有冲撞,还望海涵。”

张辽正准备呵斥王忠的无礼,却突然被帘内一个稚嫩的声音抢先,语气带着莫名的惊喜和激动;“什么?你说你叫黄忠?”


喜欢的书放入书架,方便阅读!
注册 | 登录

上一章 第六十八章丨闾里民生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六十章丨见困豫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