皮皮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纯禽大叔坏坏哒
上一章 他不会后悔 主目录 下一章 败在了她的手上

097 究竟该恨还是该爱

作者:紫月青竹 更新时间:2016-09-11 13:35:46

说完,邵芮雪趁着停车的时候,赶紧跳下了车,父母再怎么喊,都没用了。

下了车,邵芮雪掏出手机给男友罗宇辉打了过去。

“老公,我想去新世界买件衣服,前两天看好了的,你今天陪我去把它刷回来吧!”邵芮雪笑着,在路边走。

罗宇辉正在实验室做实验,道:“你不是要和霍市长去松鸣山吗?”

“霍叔叔临时有事,不去了。”邵芮雪道,“正好我爸妈今晚也二人世界不回来,所以呢——”

邵芮雪在电话那边娇羞笑着,罗宇辉也不禁笑了。

“好,明白,组织说什么,我就做什么!”罗宇辉道。

“那,你来接我吧!我在顺昌东路这里。”邵芮雪道。

“我半小时后还要加个药,你自己来实验室等我吧,最多一个小时,咱们就去把老婆的衣服迎接回家!”罗宇辉道。

邵芮雪高兴地挂了电话,打了一辆车前往云城大学。

与此同时,霍漱清洗漱完毕,换了一套便装,什么都没有吃,就直接拿着随身物品出了门。

她病了,是什么病?感冒了吗?昨晚冲了澡可能是着凉了。

这么想着,他将车子停在路边的一间医药超市,进去给她买药。

板蓝根和抗病毒口服液,还有急支糖浆。刚要去交钱,走到一个货架旁边,拿起一盒毓婷。

他戴着墨镜,穿的又是非工作装,收银的小姑娘根本没认出他,只是在扫到毓婷的时候看了他一眼。

尽管戴着墨镜,可霍漱清还是觉得被这小姑娘看穿了一样。

拿着药匆匆走出药店,赶紧上了车。

在车上,他取下墨镜,看着那盒药,发动了车子。

苏凡窝在被子里,一动也不想动。

她是病了,有点发烧,可是并不算很严重,去松鸣山还是没问题的。可她不想去,去了那里就会遇上他,而她现在,还没有力量直面他。

肚子饿了,家里也没什么吃的,又不愿意下去买,就继续饿着吧!

没一会儿,她就听见有人敲门。

谁会来找她?小雪玩去了,他,是不会来的,肯定是敲门问路的。

这么想着,她继续闭着眼睛。

敲门声停了。

然而,片刻之后,她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是他的!

她看了下时间,八点了,他应该已经在去松鸣山的路上了,怎么会给她打电话?

想了想,她摁掉了。

门外的霍漱清愣住了,她,竟然挂他的电话?

可是,他没有不高兴,继续给她打。

手机响了,她看下就摁掉。摁掉了,又响,她干脆把手机关了。

“对不起,您所拨打的手机已关机,请稍后再拨!”手机听筒里传来一个机械的女声,霍漱清摁掉了。

她,真的就那么不想见他?

他敲门,继续敲门。

苏凡生气了,从被窝里钻出来,下**拉开门,刚要开口,抬头却看见了他!

她愣了片刻,赶紧关门,可他的手推着门,让她根本关不了。

和他争,根本就是徒劳,苏凡松开手,他就推门进来了。

他怎么会来?他不是和小雪他们走了吗?

可是,她不会开口问。

他关上门,把手里拎着的东西放在地上,然后走向她,把手放在她的额头,她向后退,不让他碰自己,却被他揽住腰身。她想逃,却根本逃不掉,整个人被他牢牢箍在怀里。

“吃了吗?”他问。

她不说话。

他扫了一眼屋子,道:“去**上躺着!”

她不要他理她,也不要理他。

霍漱清没想到她这么固执,直接抱起她,把她塞进被窝,苏凡想打他,可是抬起手,又收了回去。

“乖乖躺着等我!”他给他盖好被子,“门钥匙呢?”

她不理。

他扫了一眼**头,看见她的包包,便什么都不管就拉开包包拉链,从里面取出一串钥匙,拿到门上试好了,才折身进来。

“盖好被子!”他看着她,说了句话,就走了。

苏凡不知道他干什么去了,也不关心,蒙着被子闭上眼。

即便不关心,可她的心里还是有很多的问题。

他来干什么?他又去干什么了?

没过多久,门又开了,她看着他提着几个袋子进来,一个个摆在**头柜上。

竟然,他出去买早饭了?

如果换做是昨晚以前,看见这个场景,苏凡一定会感动的落泪,可现在,她的内心很矛盾。

这种矛盾的心情,让她再次蒙上被子。

而他没有让她得逞,直接拉过被子,抱起她。

“你干什么?”她终于开口了,可是,她是在发怒。

她想说,我不需要你管,不要你管,我不要看见你!可是,她说不出来。她只有盯着他,用自己的眼神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抗拒。

“不吃饭就不能吃药!”他说。

“我不要——”她拒绝道。

“耍小孩子脾气也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!等你病好了,爱怎么耍都行,可现在,我不会允许你这样!”他也不看她,直接把买来的粥碗塞到她手上。

好,吃就吃,凭什么不吃?

苏凡拿着勺子,开始喝粥,同时,又发现自己的腿上放了一个摆着几只包子的盘子。

她的心,抽痛着。她情愿他和自己的纠葛就在昨晚、以那样的方式结束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继续纠缠不清。

眼中,蒙上一层水雾,她抬起手背擦了下,眼前却又出现了一张纸巾。

如果是以前,她会说谢谢,可现在,她什么都不说。不是因为心安理得,而是,她说不出口。

他就那么静静坐着,望着她,坐了片刻,好像又想起什么,起身。

苏凡偷偷转过脸,看见他竟然去了厨房。

阳台上是玻璃门,坐在**上就可以看见他在那里好像是要烧开水的样子。她看着他往水壶里装了水,把水壶放在了燃气灶上,接着又好像在打开燃气灶的开关,可是,那个动作他重复了好多次,看不见火点着,他甚至弯下腰或者提起水壶看看是不是燃气灶出了问题。

虽然看不清他具体在做什么,可是,从他的动作,苏凡就能知道他的行为,知道他遇上了什么麻烦——他,不会开燃气灶!

天,这么多年他不是一个人在云城吗?怎么连个燃气灶都不会开?他究竟是怎么活过来的?

哦,对了,他是领导,之前是秘书长,现在是市长,肯定是有人给他照顾生活起居。如果换做是普通人,连这点事都不会做的话,早就饿死了。

苏凡虽然觉得这样的他有些可笑,可是,毕竟是他在给她烧水,是为了让她吃药吧!

尽管不想承认,可他在帮她、在照顾她,她不能这样看着不管。

的确,霍漱清遇到了麻烦,他正在想办法解决。就在他发现打不着火的原因可能是自己没有打开燃气管道之时,她来了!

他看着她一言不发打开了燃气开关,打开了火,才不好意思地笑了下。

她看了他一眼,转身离开。

他将她的这一系列行为理解为她的执拗,不禁深深呼出一口气。

苏凡的心,剧烈地跳动着。

刚刚他那刹那的笑容,竟让她的心又乱了!

她暗骂自己怎么这么不争气,暗骂自己为什么又会因为他而乱了方寸。

不行,绝对不能回去!

其实,昨晚那件事,从某个角度来说是个好事,至少,那件事让她对他死心了,这样的话,她就和他彻底没了继续纠缠的可能——当然,如果他今天不来做这些事的话!

如果,永远只是如果,事件按照如果发展的话,肯定会让人少许多的烦恼。

有情总比无情苦,如若无情,又何来这么多的烦忧扰乱平静的心跳?

他一直没有再进来,看来是在等水烧开的意思。而苏凡肚子饿,早就把那一碗粥和包子全都吃掉了,却不知道其实他到现在为止连一口水都没有喝。

回头看向厨房,看见他在那里站着,好像是在看着外面。

她不知道他在看什么,在想什么,或许,他想的,她永远都不会知道。

也不去关心了,或许,等她吃了药,他就——

药?

苏凡走到他最早拎进来的那个手提袋边上,从里面取出一个药店的小袋子,看见了感冒药!

她的鼻头,涌出一阵酸涩,这一早上积压在她心头的那些情绪,开始发酵。

是她误解他了吗?其实,昨晚的事——或许是因为别的什么缘故,而非,而非出于他的本意?

如果真是那样,她又该——

然而,她的感动还没爆发,视线聚焦在另一个小盒子上面。

毓婷?

这是——

她不知道这是个什么药,但是,这肯定不是感冒药啊,他是不是买错了?

可是,当她拿起药盒阅读那上面的小字时,大脑“轰”了一下。

原来,原来他过来给她买早饭,给她烧水,为的就是,就是让她吃这个?而她,她还错误地以为他是担心她——

是,他是担心她,担心她怀孕吧!是担心她给他惹麻烦吧!

她又不是第一天上班,上司和下属之间因为怀孕而闹得满城风雨的事又不是没听说过,想当初她在一家公司工作的时候,一个副总和办公室的一个女同事搞出问题了,那副总的老婆直接到公司来闹,最后那副总直接嫁祸给女下属,逼迫对方辞职了。

而霍漱清一大早来找她,不也是担心昨晚出问题吗?可笑的她还以为,还以为他是关心她,是内疚——

像他那样的人,怎么会因为那种事内疚?对她而言是天大的事,对他来说,可能只不过跟吃饭喝水一样普通!

既然他认为她会给他麻烦,那么,她就让他知道她苏凡不是那种会死缠烂打的人,她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!

把手中的药扔到**上,她一边拆着毓婷的盒子,一边走向厨房。

霍漱清猛地转身,发现她站在自己眼前,而她的脸上,既不是他记忆中的笑容,也不是昨晚的没表情,而是,而是一种说不出的复杂表情,生气、痛苦、悲伤、决绝!而她的手中,就是那盒事后药。

他还没来得及开口,就看她撕开药盒,取出里面的药片,同时还展示给他看。


喜欢的书放入书架,方便阅读!
注册 | 登录

上一章 他不会后悔 主目录 下一章 败在了她的手上